时间:2024/6/2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
最新白癜风的治疗方法 https://m.39.net/pf/a_4476489.html

一场“东南风”成就了周瑜“羽扇纶巾,谈笑间,樯橹灰飞烟灭。”的传奇美名,令世之枭雄曹操折戟沉沙,一统大业化为泡影。就此,赞誉颂扬、诟病谤议,世人众说纷纭。然而,在这场悬念迭生的“赤壁之战”中,又有谁会想到曹操败的有多憋屈,周瑜胜的有多侥幸,孙权、刘备、诸葛亮、鲁肃等枭雄豪杰的赌徒思想又有多么的疯狂……

胜利,没有悬念

建安十三年(年)春,曹操统一中国北方后,在邺城铜雀台南八公里处开辟大型人工湖泊,名曰“玄武池”,也叫南校场,用以编练水师,为出征南方做准备。

七月,曹操率领新练水军以及步骑大军约20万,出征荆州,决心一举荡平江南,一统天下。虽然兵力数量有待商榷,但绝对是曹操可以动用的兵力极限。

九月,曹操大军进至新野,接任荆州牧的刘表次子刘琮,举荆州之众投降曹操。驻扎樊城的刘备闻讯大惊,当即率领军民退往江陵。曹操深知江陵乃荆州军资、钱粮重镇,遂亲率五千精骑疾驰一昼夜,行三百余里,追上刘备并大破其军,一举占据江陵重镇,刘备则逃往夏口。

至此,天下十三州,曹操独占9州,其余4州则分别由孙权、刘璋、韩遂、马腾、张鲁、刘备、士燮割据;收编荆州数万水军,足以匹敌江东水军;据有长江上游江陵,长江天险已被极大削弱;大军又数倍于敌。

据《三国志·武帝纪》记载:益州牧刘璋始受征役,遣兵给军。

同时,益州牧刘璋已有臣服曹操之意,并接受其征兵和纳税要求,调遣士兵为其所用。就连为《三国志》作注的裴松之也赞同曹操的出兵时机。

如此以来,曹操已然占尽一切消灭孙刘联盟的优势,似乎“直挂云帆济沧海”的一统旌旗正在向他招手,高速前进的车轮也难以突然刹住。因此,赤壁大战的风云将不可避免地即将到来,曹操又岂能不全力以赴。

失败,似乎注定

《三国志·周瑜传》记载:其年九月,曹公入荆州,刘琮举众降,曹公得其水军,船步兵数十万,将士闻之皆恐。

曹操大军将至,孙权急召群臣进行商议。众人闻知,尽皆惊恐,曹公托名汉相,挟天子征战四方,逐中原、战官渡、灭吕布、剿乌桓……数十年来,所向披靡,攻无不克、战无不胜。如今,曹公已占据荆州,双方兵力众寡悬殊,长江天险已失。如若曹公以刘表所治水军及将领,数千蒙冲斗舰,从上游顺江而下,辅以数十万步骑大军,水陆夹击之下,江东岂不危如累卵。

当日夜间,周瑜前去面见孙权,为安其心道:“你不要听信他们的恐慌之言,曹操从中原带来的部队也就十五、六万人,又是征战多年,将士多已身心疲惫。虽然新获荆州军队七八万人,但人心未附,难以形成合力。所以,没有什么好担心的,只要给我5万精兵,就可以战胜曹操了。”孙权闻言大喜,拍着周瑜的肩膀道“公瑾啊,张昭、秦松他们都是各怀私心,令我大失所望。只有你、子敬和我的想法一致,这是上天给我的恩赐。虽然五万精兵一时难以聚拢,但是已挑选出3万精兵,战船、粮草、武器装备等,都已准备齐全,你和鲁肃、程普率兵先行,我会继续调集兵马,筹集粮草,前来支援你的。”因此,孙权任命周瑜、程普为左右都督,鲁肃为赞军校尉协助谋划军事,率兵前去和刘备军队汇合,准备与曹操决一死战。

期间,刘备驻军夏口,不知孙权如何抉择,心下颇为焦急,天天派人于江边观望江东战船动向。一日,士卒来报,已看到周瑜的船队向这边开来。刘备大喜,立即派人前去劳军,自己则乘坐一叶孤舟,亲自来见周瑜,问他带了多少人来,周瑜回说3万人。刘备心下甚惊,这也太少了吧。

《三国志·先主传》记载:先主斜趋汉津,适与羽船会,得济沔,遇表长子江夏太守琦众万余人,与俱到夏口。

当时,刘备有江夏太守刘琦的1万正规军队,后来又征招和收拢从樊城一路败退而来的溃卒1万人。也就是说,孙权和刘备联军的兵力只有5万人。5万对阵数十万,实力可谓悬殊巨大。同时,周瑜对孙权的承诺是5万大军,可以阻挡住曹操的兵锋,结果孙权只给了他3万。

由此可见,孙刘联盟对阵曹操可谓岌岌可危,胜机渺茫。

豪赌,孤注一掷

曹操素以奸诈多疑著称,基本上都是他在算计别人,罕有被别人所算计。然而,刘备却屡次三番算计于他,岂能让他不恨。所以,曹操征伐江东的目的,既有一统大业之志,更有除掉刘备之心。

公元年,刘备的徐州被吕布袭取,吕布听取陈宫建议,将刘备安置于小沛屯驻。但是,公元年,吕布又率兵将刘备赶出小沛。正在刘备无处容身之际,曹操可能处于收服刘备之心,不但表其为豫州牧,而且还送去了钱粮兵马。然而,公元年,刘备以攻打袁术为名,脱离曹操掌控,顺势斩杀徐州刺史车胄,并占据徐州。公元年,董承衣带诏事件泄露,刘备竟也参与其中。

因此,对于刘备来说,绝无投降的可能,投降的结果就是死无葬身之地,唯有孤注一掷的豪赌一把,赢了大业可期,败了最多还是再做一回丧家之犬而已。

但是,对于充满梦想的诸葛亮、周瑜、鲁肃三人来说,他们则凭着年轻人的一腔热血,不管结局是胜是败,义无反顾地向着梦想冲刺。

只有孙权像个半推半就的大姑娘,在一帮年轻人的劝说下,同样凭着年轻人的一腔热血,踏上了赤壁之战的征途。胜,占据江东成就帝王霸业;败与降,结果并无二太多差异。所以,孤注一掷,豪赌一把,绝对胜过投降。

逆转,东南风来

周瑜面对江北曹操赤壁(今湖北武昌县西赤矶山)水军大寨和乌林(今湖北洪湖县东北长江北岸邬林矶)陆军大寨,陆军无法撼动,唯一胜机就是击败曹操的水军,水军败则曹操南征败。但是,想要击败曹操的水军,也唯有火攻一途,而火攻的关键又在于东南风。

司马光在《资治通鉴》中认为:赤壁之战于十月(十月、十二月后世有争议)发生,但无论是十月还是十二月,都是北半球的隆冬季节,基本上吹的是西北风。但是,也有气象学家说,大气运动是复杂多变的,气流也有发生逆时针流转的可能,因此也就有吹东南风的机会,反过来说也就有不吹东南风的几率。

以现代的气象科学,对于风力转变的具体时间,风级的大小,风时的长短等,也难以准确预测,更何况古代呢?

所以说,当时的周瑜绝对是孤注一掷在豪赌,义无反顾地下注,赌东南风一定会来,而且还会在自己的预期内到来。时间上,长江防线不被曹操攻破;风力上,要有足够的风助火势。虽说在赌,但不可否认的是周瑜那无人可及的水战之能,不但确保了长江防线万无一失,还为东南风的到来提供了时间上的保障。

最终,这场罕见的东南风“如约”而至,赤壁之战以孙刘联盟的胜利而告终,成就了周瑜的赫赫威名,也为刘备三分天下创造了良机,更为后世划江而治开创了先例。

事后,曹操说:由于军中发生疫情,将士死伤太多,我才烧毁战船退军的,从而成全了周瑜的名声;孙权说:周瑜、程普大败曹操于赤壁,并火烧其船而退;刘备说:周瑜、程普与自己并力作战,大破曹操于赤壁,并焚其舟船,又有瘟疫发生,曹操退走。

但不管怎么说,水军才是曹操统一江东的根本,失去水军也就失去了一统天下的良机,而造成曹操水军覆灭的祸首则是那场无法预知的东南风。所以说,赤壁之战充满了太多的未知悬念,是一场岌岌可危的孤注一掷,更是一场惊醒世人的惊天豪赌。

参考史料:《三国志》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古文观止译注》等。

图片来源网络
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tuiyuyangsheng.com/mlhgx/mlhgx/17451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